今天湖北30选5开奖

虧損才漲、盈利反跌?教育巨頭的兩份“魔幻”財報

來源:SOHU  [  作者:芥末堆看教育   ]  責編:張華  |  侵權/違法舉報

你好,我11年12月份忘記結轉本年利潤,然后在12年1月份補記結轉了,那么11年的年報該怎樣處理呢?-----你11年12月忘記結轉本年利潤,在11年12月補一張憑證就可以

問題說明:湖南衛視大型魔幻情景互動秀開播,節目開始不久,評委劉謙就把一個照搬美

最近又逢火熱財報季,大多數人會借此了解上市公司的業務進展和財務近況,也順便兌現自己此前對市場的諸多判斷。

一、消費1新零售——平臺級新零售未來更多是在效率和技術方面的比拼,這背后需 并帶動阿里、騰訊、百度、滴滴等互聯網巨頭完成投資布局,部分優秀企業將逐步完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過去兩周,教育行業巨擘——新東方、好未來的遭遇卻有些尷尬。

問題說明:能不能詳細的闡述下這題,我都聽暈了,越來越模糊了~~~

10 月 22 日新東方發布 2020 財年第一季度業績,收入同比增長 24.6% 至 10.72 億美元,利潤同比增長 52.6% 至 2.46 億美元,均高于市場預期。

問題說明:就是同一公司,上季公布是虧損即時跌停,但這次卻漲5%。查看其它公司公

吊詭的是,發布財報后其股價盤前漲約 3%,開盤后急轉直下,最終收盤跌逾 7%。

最佳答案們應記住一位金融巨頭的忠告“警悚者生存”。既然高利潤對面是高風險,我們就應在可怕的風險前面劃上一條止損線,它可能就是我們的生命線。

兩天之后的 10 月 24 日,好未來也公布了最新一季(按其口徑是 2020 財年第二季度)業績,單季凈虧損 1440 萬美元,不及此前預期,更遠不如去年同期的 7700 萬美元凈利潤。

如果你單位是查賬征收方式,如果產生虧損,應當按國家稅收相干的法律、法規的規定,將企業利潤調劑為應納稅所得,如果調劑后的應納稅所得不大于0,則不需要交納

吊詭的是,業績公布后其股價高開 8%,截至收盤反漲 13 %,好未來市值更進一步,再次牢牢坐穩教育行業市值第一的寶座。

秉持“市場不會說謊”的觀念,我好奇地做了一堆研究。希望能結合近兩年教育風口的起起落落,以及巨頭、新秀與垂類第一們的不同抉擇,來解釋清楚這到底是為什么。

1、教育公司普遍虧損成了新常態?

不要覺得最近一個季度的數據只是異常值。早在三個多月前好未來就公布了 2020 財年第一季度財報,當季營收增速低于市場預期。最令大家意外的是,這是好未來上市 9 年以來,第一次出現季度虧損。

同期,新東方在線(注意了不是新東方)發布了上市后的首份年報。該公司于今年 3 月底登陸港交所,與新東方關系緊密,也是首家在港上市的在線教育公司。數據顯示,其 2019 財年營收增速尚可,但利潤方面也是由盈轉虧。

再往前看,時隔不到一年,新東方 2019 財年第二季度財報(2018 年底披露)顯然,自 2012 年以來,這家老牌教育公司首次出現季度虧損。

作為傳統教育培訓領域最大的兩家上市公司,新東方和好未來過去兩年收入可達數十億美金、凈利潤也有數億美金。但近段時間卻相繼出現罕見虧損,除卻監管因素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兩家開始了對在線教育的大幅投入。

最近兩年,在線教育成了互聯網行業為數不多的、活躍時間較長的風口之一。不僅二級市場的巨頭公司愿意付出高昂成本持續加注,一級市場的眾多 VC 也把大筆資金投給這個領域的創業公司,大家爭先恐后地燒錢進場。

但競爭很快白熱化,創業公司們不得不承擔持續高漲的營銷費用,普遍虧損是常態。就算是深耕已久的玩家,也因為短期盈利不佳而陷入了財務泥沼。

這些錢燒得是否劃算?短期來看,燒錢換份額的打法是共識,因為這背后蘊藏的市場十分巨大。

最直接的證據就是在線教育用戶規模正在保持持續、高速增長。Questmobile 數據顯示,截至2019 年 6 月,教育學習 App 月活已經超過 4.8 億。海量用戶對在線教育的接受度正在不斷提高。

除了滲透率在提升,從教育學習 App 的用戶城際分布來看,低線城市的需求相比一二線城市用戶更加旺盛。這恰好又契合了最近幾年短視頻、電商等領域所熱衷談及的“下沉市場紅利”。

出于對市場占有率的考慮,面對尚未對在線學習形成穩定需求的新市場,教育公司們延用了互聯網行業的傳統——補貼甚至免費的燒錢策略,資本則選擇了助力。

這就造成了,多數在線教育公司以注冊用戶、活躍用戶數為 KPI,普遍不太關注營銷成本高、盈利能力弱的致命弱點。

但是,被低價推廣吸引而來的用戶,夠精準嗎?忠誠度如何?他們是否會產生二次消費?

理論上,從追求用戶規模到實際盈利是一條必經之路。而對在線教育公司而言,便宜不可能成為核心競爭力,品牌和服務才是。后者才能帶來定價權,也將最終決定未來提價的空間。

2、實力玩家為何爭相角逐在線 K12?

在線教育是個行業統稱,它還可以細分成很多小類。如果我們按照月活排序,可以發現,截至2019年6月,在線教育各細分方向從大到小依次是:K12、詞典翻譯、教育工具、語言學習、學前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

K12 賽道之所以備受追捧,我認為原因主要有四:

其一,K12 的確是教育學習領域用戶規模最大的一類,此類 App 月活接近 2.2 億(2019 年 6 月數據)。根據教育部統計數據,2018 年 K12 階段在校生總人數達 1.73 億人,其中普通小學在校生為 1.03 億人,普通初中在校生為 4652.6 萬人,普通高中在校生為 2375.4 萬人。

龐大的 K12 學生基數長期保持穩定,這是 K12 教培行業發展的根基所在。

第二,K12 學習和教育培訓都是應試需求導向,屬于強剛需。家長和學生面臨應試壓力及提分需求,必然會選擇校外培訓輔導的方式來彌補課堂教育的不足。

第三,對于新一代的 80、90 后父母而言,相比前一代,與互聯網的接觸和聯系更為緊密,對在線教育新模式的接受度自然也就更大。

最后,K12 教育可供拓展的空間還有很大,原因在于目前其在線化程度還非常低。據艾瑞統計和核算,2018 年我國在線教育市場占整體教育市場營收規模比例不超過 10%,也就是說,線下教育仍牢牢占據絕對主流地位。

而具體到各細分年齡段,成人教育市場的在線化程度較高(20-35%),18 歲以下人群的教育市場的在線化程度很低,不超過 10%。

既然在線教育能夠彌補和改造傳統線下教育,那么在 K12 領域,受制于優質資源稀缺(總量不足、分布不均)、效率低下(依賴人力、過程不透明、效果不確定),在線教育理論上也能發揮巨大作用。

換個角度來看,在 2018 年的一級市場,K12 項目也因為占據了教育領域十大投融資案例中的三個,而成為細分賽道中占比最高的一類。

3、激進玩家選擇了戰略性虧損?

從線下轉線上最激進的玩家非好未來莫屬。

2003 年初,張邦鑫開設學而思第一個奧數教學班,隨后逐步擴充教學品類和分校城市。目前好未來旗下共有五大事業群:K12 及綜合能力、智慧教育、教育開放平臺、素質教育、國際及終身教育。

其中 K12 及綜合能力事業群是業務核心,學而思(小班)、愛智康(一對一)成為營收主要來源。素質教育事業群瞄準長線賽道,國際及終身教育事業群瞄準“K12后”。至于智慧教育和教育開放平臺,則是 to B 的定位,為公立體系和外部培訓機構賦能。

可以說,好未來現在不僅是國內 K12 課外培訓龍頭,還構建了線上+線下、平臺+內容、K12 課外輔導+素質教育的綜合教育生態。

當然,這個行業并非一家獨大。從營收規模看,新東方始終是好未來的強勁對手。與此同時,眾多創業公司也因為切入細分市場而取得了超高增速,令行業頭兩名如芒在背。

好未來最近四個季度營收總和為 27.16 億美元;而新東方最近四個季度營收共計 30.96 億美元,其中 K12 業務貢獻占比 64%,約 19.81 億美元。至于行業第三名的精銳教育,最近四個季度營收為 36.17 億元人民幣,不足行業前兩名的五分之一。

好未來三個月前公布了 2020 財年第一季度財報,營收同比增長 27.63% 至 7.03 億美元,但利潤方面出現上市 9 年以來的首次虧損。當時業績一出,股價應聲大跌 10% 以上。

從公司業務來看,這一季度好未來增長的三大驅動力分別是:學而思培優、網校和在線業務(網校指在線教育部分,在線相當于培優的線上補充)。

學而思培優屬于線下業務,一直是好未來營收的大頭,季度占比為 64%,低于去年同期的71%。原因是學而思網校和在線業務也在增長,2020 財年第一季度學而思網校營收占比已經上升到 15%,而學而思在線收入占比也來到了 7%。

因為學而思培優營收增長了 22%,網校營收增長率為 122%,在線業務營收增長了 165%,三者共同幫助好未來拿下 28% 的營收增速。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到,在線業務仍處于高速增長狀態,營收貢獻也在同步上升。

學而思網校一直是好未來在線教育的營收大頭。2019 財年營收 3.4 億美元,同比大幅增長183.5%。主要驅動力則是參培學生人數的持續高增長。

從下圖也可以看出,自 2014 財年往后,在線課程招生占比逐年上漲。截至 2019 財年,在線課程貢獻了約 40% 的招生。

也就是說,不僅是營收角度,從招生構成來看,在線課程的貢獻也日益凸顯。

如果好未來希望更進一步,更堅決地押注在線業務是種必然。

在線教育是趨勢,而好未來的季度虧損只是結果,那么當下它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目前來看,問題主要是營銷成本持續飆升。上一季度好未來的成本費用意外地高。營銷費用為1.55 億美元,同比增長 64.43%;行政及管理費用為 1.76億美元,同比增長 40.30%。

好未來給出的解釋是,因為銷售和營銷投入增加、行政及管理人員增加和薪酬上漲導致本季度費用率提升,直接影響了凈利潤。

而在財報公布后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中,好未來 CFO 羅戎也表示,虧損原因主要是:“進一步擴大了在線業務的產品和規模,并加大了技術投入。”

也就是說,高增速是有代價的。

一直以來,好未來都十分依賴外部流量獲客。所以,它一邊圍繞K12相關業務進行投資,另一邊還得大筆投放廣告,借此觸及更多用戶。

而最近幾個季度(尤其是今年暑假),在線教育龍頭們紛紛在線上、線下渠道展開投放大戰。有媒體報道,在線教育 Top3 的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每日廣告投放金額均值高峰時超過1000 萬元。由于爭奪氛圍實在如火如荼,2019 年參與暑期招生戰的在線教育公司廣告投放總額達到 30-40 億元。

與此同時,今年暑期各大機構也紛紛打響了在線大班直播課的“價格戰”。如學而思網校開設“49元暑期試聽課”,猿輔導推出“49元暑期系統班”,作業幫開設 50/99 元特惠課。

營收增長不及預期、線上燒錢過猛,多個因素疊加起來,好未來上一季度的難看財報引發股價大跌也就不難理解了。

但以上問題,在新一季財報發布后卻得到緩解。

其一是營收增速好起來了。據財報顯示,好未來 2020Q2 收入同比增長 33.8% 至 9.37 億美元,超出公司此前給出的指引上限(31%),并且扭轉了上季度營收增速放緩的局面。

其二,本季度凈利潤虧損的一個原因依然是銷售費用大幅上漲(同比增加 1.11 億元),這符合其仍處于線上燒錢推廣的邏輯,沒有轉變得十分突然。

4、新秀與巨頭求仁得仁

好未來只是在線教育和 K12 教育的一個重要玩家,為了還原這個行業的全貌,還需要借其他稟賦不同的公司來進行多個維度的對比。

來看看新東方在線、跟誰學、流利說、51Talk、尚德機構的近況如何(鑒于部分公司最新一季財報并未更新,我選擇了誰都不吃虧的年報或季報數據)。

  • 新東方在線

新東方在線 2019 財年營收 9.19 億元,同比增長 41.27%,其中,大學教育業務付費占了大頭,用戶占比 59.33%,營收占比 68.71%,大學教育、K12教育以及學前教育的營收增速分別為 36.5%、80.8%、205.8%。

其 K12 分部增長之快,主要受 2019 財年付費學生人次增加 188.3% 影響。

目前新東方在線關于 K12 在線教育的業務主要有二:

其一是東方優播,目前已進入中國 15 個省的 63 個城市。主要定位 3-5 線城市用戶,定價在 5000-6000 元/門。公司預計,單個城市在 2021 財年將會貢獻正利潤;

其二是線上大班,2019 財年正式推出,目前處于起步階段。它的定位更為寬泛,目標是覆蓋 1-5 線所有城市、帶有普惠性質,定價在 2000-3000 元/門。

雖然 2019 財年取得營收同比增長 41.3% 的好成績,但利潤卻由 2018 財年的盈利 8202.6 萬元變為虧損 6410.9 萬元。

財報中解釋說,這主要是因為 2019 財年投入了大量資源用于提升課程質量、拓展 K12 業務。因此教學人員成本同比增長 54.6%、課程研究人員成本同比增長 73.1%、教材成本同比增長67.3%。

除此之外,銷售及營銷開支增加 98.2%、銷售費用率上升至 48.28%,主要是因為投資推廣大學課程以及 K12 分部,特別是線上媒體推廣大幅增加所致。

  • 流利說

2019 財年第二季度營收 2.76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 104%,低于市場預期;凈虧損 0.88 億,和去年同期虧損 0.90 億相差不大。累計注冊用戶 1.388 億,同比增長 66%;獨立付費用戶 90萬,同比增長 30%。

乍一看沒有太大問題,但事實并非如此。

首先是營收增速下滑嚴重。2018 財年第三季度是 265%,第四季度下滑至 195%,如今只剩下 104%。本季度付費用戶 90 萬,雖然同比增長,但環比首次下跌(過去七個季度分別為 34萬、40 萬、55 萬、70 萬、87 萬、100 萬、110 萬)。

其次,運營成本實在太高。第二季度期間運營總支出 3.005 億元,單單是 2.19 億元的銷售與營銷支出就比毛利還高。

對此流利說解釋,今年暑期前后 K12 公司發起的營銷競爭導致流利說在線獲客成本上升,加之微信禁止分享打卡的規定,公司獲客變得更加困難。

  • 尚德機構

第二季度凈收入 5.53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 14.7%;凈虧損 1290 萬元,同比下降 95.3%。而銷售和營銷費用同比下降 33.0% 至 3.897 億元。CFO 李亦鵬在財報會議表示,第二季度尚德機構通過減少銷售和營銷費用來應對市場環境的變化,保持了凈收入的穩定增長。

雖然營收確實在漲、虧損確實在降,但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公司遞延收入余額為 32.28 億元。而且,其第二季度新生入學同比下降 44% 至 74958 人次。這不免讓人質疑其獲客能力和未來營收潛力。

  • 51Talk

本季度營收同比增長 25.2% 至 3.53 億元,凈虧損同比減少 60.2% 至 0.27 億元。與此同時,公司經營現金流同比增長 266% 至 9920 萬元。因為此前令人擔憂的凈利潤虧損和經營現金流主要靠融資的問題有所緩解,股價應聲大漲。

在線教育行業雖然普遍燒錢造成嚴重虧損,但像 51Talk 這樣的中等規模玩家,此前在自己領域里深耕已久,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創業公司謹慎迎戰,并沒有選擇大舉跟進、瘋狂營銷,而是兼顧了健康增長和盈虧平衡的戰略。

不過也要指出,雖然其短期財務數據相對良好,長期來看,這種求穩策略無助于其在新市場打開局面。

  • 跟誰學

這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 413.4% 至 3.54 億元人民幣,凈利潤 5030 萬元同比扭虧。

跟誰學的不錯成績主要受益于其大班課模式。大班課毛利率高(能夠達到 50%-70%),且固定成本占比低,邊際效益高。除此之外,更容易產生口碑效應。

因此,頭部大班直播課公司不僅營收增長迅猛,盈利看上去似乎也不難。

也難怪跟誰學創始人陳向東會屢次提及,“公司將繼續專注于在線直播的大班教學”。不過值得注意的是,2019 財年第二季度期間,跟誰學銷售費用率也有所上升。

官方解釋說,這主要是為了擴大用戶規模、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場推廣費用,以及銷售和營銷人員薪酬的增加。

基于以上五家公司的近況,我們還可以發現一個事實:

純在線教育公司中的流利說、51Talk、滬江英語以及尚德機構,銷售費用率雖然試圖逐漸優化,但始終遠高于好未來、新東方。

這并不難理解。好未來、新東方線下業務所打造的堅實品牌,有助于其線上網校的轉化,因此對比純在線機構而言,存在一定的優勢。

換個角度看,好未來、新東方雖然猛砸錢投線上廣告,但這部分費用并不是只起一次效果,他們還可以借線上低價課程向線下高價課程導流,這有利于其進一步降低獲客成本。

下圖是 Questmobile 的調研結果,從中可以看出明顯差異:

一般來說,在線教育客單價無法超過線下,而且長期來看也難以超過線下。線上課程價格低,上了之后學生/家長會覺得沒有學到核心東西,所以“光線上課不夠,還得線下報個名”。這種引流方式的 ROI 可能高于直接燒錢投放廣告。

不過再對比新東方在線和好未來的網校部分,還可以發現一個有意思的點:二者都是線上+線下,為什么好未來的在線課程營銷效率更低,而新東方在線更高?

這個原因可能出在:二者核心課程方向不同。

新東方在線以大學課程(四六級、出國考試等)為主,其大學課程學生人數占比接近 60%,而 K12 課程學生占比在 10%。我們開頭提過,高教、職教等在線教育滲透率本就高于 K12,用戶使用門檻更低、無需培養行為習慣,因此新東方在線的線上獲客效率更優。

這些信息匯總起來,大致可以得出眼下在線教育板塊的狀態:

純在線教育機構普遍獲客較貴,想盈利,要么靠教學模式的優化(如跟誰學),要么靠某個平臺的紅利(如朋友圈可打卡時期的流利說);

而像好未來、新東方這樣的線上+線下教育機構,此時的投入可以理解為出于市占率的考慮,等大多數同行公司冷靜下來/無錢可燒,理論上可以做到逐步打平、想不虧就不虧。

而回到文章一開始的問題,新東方和好未來似乎正在做出不同選擇。后者繼續貫徹燒錢獲客的策略,初心不改;前者則是(至少)季度戰略性地放慢了擴張速度,轉而通過研發增加課程內容和質量、提高學費、提高利用率和續班率等措施實現增長。

這樣一來,新東方短期內提效降費帶來的結果必然可喜,其單季利潤到達歷史最高就是例證。這倒是讓人隱約想起新東方在線上市時俞敏洪面對媒體所說的話:

“即使它未來一個階段有可能虧損,但我依然能保證,企業什么時候想盈利,我隨時都可以讓它盈利,這是要發展速度還是要盈利的問題”。

一語成讖,至少目前來看,新東方在線向市場許下的“諾言”,被新東方率先實現了。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 Yourseeker”,作者西昻翔。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芥末堆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擴展閱讀,根據您訪問的內容系統為您準備了以下內容,希望對您有幫助。

請先輩幫我解決期貨計算題

1, [(40+1)-(5+5)]*250=77502, [(1+1)-(5+5)]*250=-2000

修改一下病句

1、乒乓球館不能作為團體(改為 五一路乒乓球館是經體育局和民政局批準的乒乓球運動的場館。)2、“既可以用來宰殺·切割牛羊的肉,肉燒熟了,又可以用它作餐具”的主語是“小刀”,但是對于這個句子,“既可以用來宰殺·切割牛羊的肉,肉燒熟了,又可以用它作餐具”的主語卻變成了“蒙古族同胞”,“隨身攜帶精美的小刀”也變成“蒙古族同胞”的修飾語了(改為 蒙古族同胞長期生活在馬背上,隨身攜帶精美的小刀,小刀既可以用來宰殺·切割牛羊的肉,肉燒熟了,又可以用它作餐具。)3、“是否會引起新的欠退稅以及跨地區收購出口受限等問題”不需要引起重視,而是“引起新的欠退稅以及跨地區收購出口受限等問題”才需要重視。(把“是否”去掉就可以了)4、“問題”是不可以用“奏效”來說的。(把“奏效”改成“說清楚”或相同的意思即可)5、“我們歷來主張向外國著名的IT巨頭公司借鑒”“借鑒”什么,這是其一。二、都說事實上已經“借鑒”了,后面又有“全盤西化的事實證明”,相矛盾。(把“事實證明”去掉)

您好,我11年12月忘記結轉本年利潤,在12年元月補記結轉了,那11年年報如何處理呢?謝謝~

你是用財務軟件的嗎?用軟件可以反結轉反過賬后修改,如果不提取公積的話,修改后對資產負債表的數據不會影響,還是在未分配利潤中,科目是: 借:本年利潤 貸:利潤分配-未分配利潤 修改后記得修改2012年的本年利潤和利潤分配-未分配利潤 兩個科目的期初數據。

www.owtss.tw true http://www.owtss.tw/seduzx/115563/352515863.html report 13613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虧損才漲、盈利反跌?教育巨頭的兩份“魔幻”財報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虧損才漲、盈利反跌?教育巨頭的兩份“魔幻”財報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虧損才漲、盈利反跌?教育巨頭的兩份“魔幻”財報需求,原標題:虧損才漲、盈利反跌?教育巨頭的兩份“魔幻”財報最近又逢火熱財報季,大多數人會借此了解上市公司的業務進展和財務近況,也順便兌現自己此前對市場的諸多判斷。有人歡喜有人愁,這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過去兩周,教育行業巨擘——新東方、好未來的遭遇卻有些尷尬。10月22日新東方發布2020財年第一季度業績,收入同比增長24.6%至10.72億美元,利潤同比增長52.6%至2.46億美元,均高于市場預期
  • 猜你喜歡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 中彩网论坛 江西快3 魔兽世界数据库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最好股票推荐 蒸蒸日上顶呱刮吧 广场舞赚钱给谁花 北京快中彩群 胜负彩17167期复式 大赢家篮球比分直播